法国议会壁画被指种族主义:艺术自在的鸿沟在哪里?

1794年,法国在大革命期间初次废弃了奴隶制,为纪念这一光辉时刻,由法国艺术家Hervé di Rosa创作了一幅巨型壁画,悬挂于议会走廊已近三十年。然而,最近该壁画却堕入争议之中,被指含有种族主义宣传,并被要求移除。

在法国波旁宫(the Palais Bourbon,法国国民议会地点地)悬挂了28年的壁画最近遭遭到激烈攻击,这幅壁画本是出于纪念1794年奴隶制的废弃所作,但有两名法国学者认为该壁画中有着夸大大红唇的黑人形象呈现出对黑人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是对黑人的侮辱性和非人化的描绘,于是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要求移除这幅壁画的示威。截至4月 16 日,这份示威已有超过2900 人参加。

被认为歧视黑人的议会壁画, Mame-Fatou Niang摄

发起示威的两论理学者分别是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法语系的副教授Mame-Fatou Niang和法国的小说家、法语讲师 Julien Suaudeau,关于议会走廊里悬挂的这幅壁画,他们在L’Obs杂志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它安全冷漠地存在在共和国最崇高的当地之一的中心(指国民议会),这在对黑人的伤害之上又增添了侮辱。”他们提出,这幅壁画无论是在前史上仍是政治上,都是令人不可承受和了解的,因此要求吊销这堵“羞耻墙”。

这幅壁画诞生于1991年,由法国艺术家Hervé di Rosa创作,题为“国民议会的前史绘画”,以纪念议会下院通过的要害立法,包括1794年法国大革命时初次废弃奴隶制(它后来被拿破仑恢复,终究于1848年被废弃)。这幅长40米的壁画突出显示了两个黑人的头部,他们有着蓝眼睛、卷发和夸大的红嘴唇,两人之间由一条断了的铁链连接着。

Niang和Suaudeau说,他们理解di Rosa的艺术风格是漫画艺术、儿童艺术和科幻小说的交叉,因此他创作的人物往往具有超大的嘴唇。但在这种特定的布景下,“一个人有必要十分无知,或者不怀善意,才干忽视这种夸大嘴唇的攻击性”。这里的蓝色大眼睛和赤色大嘴唇,令他们联想到一些著名的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宣传。

一直以来,对黑人的种族主义描写往往会夸大某些身体特征,以坚持黑人的低智力或次等于白人的观念。这些刻板印象,通过黑色的面孔和像“妈咪罐子”(Mammy Jars,将黑人妇女塑形成白人家庭依从的家丁和奶妈)来传达;而在法国,则通过巧克力饮料Banania(法国品牌,广告宣传含有种族主义)和漫画书《丁丁在刚果》(Tintin in the Congo,书中有一些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宣传)的市场营销来传达。

含有种族主义的妈咪罐子

Niang对《卫报》表明,这位艺术家完全享有创作的自在,但在作品是为了纪念废弃奴隶制的条件下,他应该三思然后行。

艺术家Hervé di Rosa通知法国《世界报》(Le Monde),他“完全无法了解”,他认为自己创作的人物都有着夸大的红嘴唇,并没有特意针对哪一个种族或群体。他还对这次示威进行了抨击,并说:“无论在何种情形下,对艺术和诗歌创作的审查都是不可承受的。”在承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Hervé di Rosa招认他被这份示威书“吓坏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