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景区你好!矿区再会!

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6日电 题:可可托海:景区你好!矿区再会!

新华社记者张晓龙、周生斌

位于阿勒泰区域富蕴县的可可托海三号矿脉(2018年10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张晓龙 摄

新疆各地党员干部在位于阿勒泰区域富蕴县的可可托海矿区阿依果斯矿洞欣赏学习(2017年7月10日摄)。新华社发

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有一座蜚声中外的小镇。上世纪,它曾是奥秘的世界级矿区;阅历“蛰伏”后,在最近10年转型为世界级景区。它就是“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在哈萨克语中意为“绿色森林”。从地质学角度看,可可托海位于阿尔泰山花岗伟晶岩区,稀有金属富集。上世纪50时代起,很多锂、铍、钽、铌等稀有金属从可可托海采掘运出,冶炼提纯变成航空航天和国防尖端制品。

跟着市场需求、资源储量的变化,因矿而生的小镇在上世纪80时代中后期面对出产、运营困局。可可托海“矿二代”、新疆有色工业集团稀有金属有限职责公司副总主管刘世林介绍,稀有金属呈现干涸后,企业尝试开发云母、碳化硅、铝锭加工等产业,但新疆到内地运距长,完全没有价格优势。

位于阿勒泰区域富蕴县可可托海景区内的神钟山(2018年10月5日摄)。新华社发(徐玟摄)

多样化运营其实不成功,矿区被迫对职工进行分流,许多去了其他矿区工作。可可托海人口从最多时的五六万人,一度减少到仅1万余人。

2007年,一家山东企业在可可托海一带找矿时,无意间发现了当地的峡谷奇观。

来自新疆各地的党员干部在位于阿勒泰区域富蕴县的可可托海矿区87选厂车间学习(2016年4月24日摄)。新华社发

“这些花岗岩地貌奇伟绮丽,令人称奇。通过重复参议,我们抉择改变方向,不搞矿业搞旅游!”山东远方旅游有限公司总主管刘秀美说。随后几年,这家企业投入6亿余元,修路造桥、宣传推介,可可托海旅游业开始起步。

然而,受矿业终年萎靡影响,可可托海基础设备较差。特别是半个多世纪的高强度矿业开发,为小镇堆集了不少生态问题,这些问题制约着旅游业的久远开展。

2013年,可可托海矿区被国家确定为独立工矿区改造搬迁试点,矿区综合管理工作开始启动。这项管理工作包括生态管理、基础设备交通、公共效劳设备等6大类50项,总投资额37.6亿元。可可托海迎来重大转折。

短短几年,在中央、当地政府的全力支撑下,沉寂已久的可可托海呈现日新月异的变化:上千户危旧住房得以改造、堆积如山的尾矿堆被覆土和植被恢复,通往镇区的公路从前的九十九道弯山路,变为了平直快捷的隧道公路……

相关阅读